今天是:
本站公告: 熱烈慶祝中華傳統文化研究會官方網站升級改版成功!
全站搜索
當前位置:中華傳統文化研究會 >> 傳統文化 >> 中華詩詞 >> 謝池春·壯歲從戎--陸遊
謝池春·壯歲從戎--陸遊

  壯歲從戎,曾是氣吞殘虜。陣雲高、狼煙夜舉。朱顏青鬢,擁雕弋西戍。笑儒冠自來多誤。
  功名夢斷,卻泛扁舟吳楚。漫悲歌、傷懷吊古。煙波無際,望秦關何處?歎流年又成虛度。
譯文
  年輕的時候,曾經有殺滅敵人的豪邁氣魄。天上厚厚的雲煙,原來是烽火狼煙點著了(敵人來犯)。年紀輕輕的小夥子,捧著雕飾精美的戈向西去戍邊。譏笑自古儒生浪費了大好青春(不參軍報效國家)。 上陣殺敵的夢想已經破裂,卻隻能泛舟(代指閑著無聊)於吳楚大地。漫漫悲歌,不由得心傷而憑吊古人。看著一望無際的江湖,又使我想到此刻邊關戰事如何呢?感歎這些年又白白浪費掉了。 “老驥伏櫪誌在千裏,烈士暮年壯心不已”。本表達出了陸遊滿腔愛國的熱情!詩人感歎歲月無聲,不知不覺已經年老,表達出再也沒有機會報效國而感到無奈。
賞析
  公元1172年(南宋乾道八年),陸遊四十八歲,那年二月,由夔州(治今四川奉節)通判轉任四川宣撫使王炎幕下的幹辦公事兼檢法官。同年十月,因王炎被召還,幕府遭解散,遊於十一月赴成都上新任。宣撫司治所在南鄭(今陝西漢中),是當時西北前線的軍事要地。
  陸遊在這裏任職,有機會到前線參加一些軍事活動,符合他的想效力於恢複舊山河事業的心願。所以短短不到一年的南鄭生活,成為他一生最適意、最愛回憶的經曆。
  這首詞是陸遊老年居家,回憶南鄭幕府生活而作。陸遊在南鄭,雖然主管的是文書、參議一類工作,但他也曾戎裝騎馬,隨軍外出宿營,並曾親自在野外雪地上射虎,所以他認為過的是從軍生活。那時候,他意氣風發,抱著“莫作世間兒女態,明年萬裏駐安西”(《和高子長參議道中二絕》)的一舉收複西北失地的雄心。詞的上片開頭幾句:“壯歲從戎,曾是氣吞殘虜。陣雲高、狼煙夜舉。朱顏青鬢,擁雕戈西戍”,都可以從他的詩中得到印證:如《書事》的“雲埋廢苑呼鷹處,雪暗荒郊射虎天”,《蒸暑思梁州述懷》的“柳陰夜臥千駟馬,沙上露宿連營兵。胡笳吹墮漾水月,烽燧傳到山南城”,《秋懷》的“朝看十萬閱武罷,暮馳三百巡邊行。馬蹄度隴雹聲急,士甲照日波光明”,等等。上麵幾句詞寫得極為豪壯,使人頗感振奮。但全詞感概,也僅止於此。接下去一句:“笑儒冠自來多誤”,突然轉為對這種生活消失的感慨。
  其一反前文的情況,有如辛棄疾《破陣子》詞結尾的“可憐白發生”一句。杜甫《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》的“紈絝不餓死,儒冠多誤身”,為該句詞語的出處;作者《觀大散關圖有感》的“上馬擊狂胡,下馬草軍書。二十抱此誌,五十猶臒儒。……丈夫畢此願,死與螻蟻殊。誌大浩無期,醉膽空滿軀”,則可為該句內容的注腳。這猶如一個晴空霹靂,作者的豪氣與熱情頓時灰飛煙滅。
  承上片的歇拍,下片寫老年家居江南水鄉的生活和感慨。“功名夢斷,卻泛扁舟吳楚。”願望落空,作者被迫隱居家鄉,泛舟鏡湖等地,以自我解悶消遣。與他的《鵲橋仙》詞寫的“華燈縱博,雕鞍馳射,誰記當年豪舉?酒徒一半取封候,獨去作江邊漁父”,《漁父》詞寫的:“石帆山下雨空蒙三扇香新翠箬逢。蘋葉綠,蓼花紅,回首功名一夢中”,意境相同,隻是說得更為簡淡而已,其失落感躍然紙上。“漫悲歌、傷懷吊古”,以自我寬解作轉筆。“煙波無際,望秦關何處?歎流年又成虛度。”無奈“抽刀斷水水更流”,自我寬解反而更愁,隻好……,又回到感慨作結。為什麽無際的江南煙波的美景,還不能消除對秦關的向往?老年的隱居,還要怕什麽流年虛度?這就是因為愛國感情強烈、壯誌不甘斷送的緣故。這種予盾,是作者心靈上終生無法彌補的創痛。他對秦關、漢苑的關注,緣於何?正如他的《洞庭春色》詞寫的:“洛水秦關千古後,尚棘暗銅駝空愴神。”《聞雁》詩寫的:“秦關漢苑無消息,又在江南送雁歸。”一句話,就因為這些河山長久無法收複。
  這首詞上片念舊,以慷慨之情起;下片寫現實,以沉痛之情結。思想上貫穿的是報效國家的紅線,筆調上則盡力化慷慨與沉痛為閑淡,在作者的詞作中,是情調比較寧靜、含蓄的一首。